当前全国各地陆续进入汛期 乡村防汛准备好了吗

图片 1

站在山西省永济市蒲州镇境内的黄河大坝上,放眼望去,河滩郁郁葱葱,河水缓缓流淌。平静的水面很难让人想到,这是黄河防汛的重点地带,素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称。

图片 1近日,湖北赤壁市遭遇暴雨,防汛任务提前。4月24日,赤壁消防大队举行防汛抗洪应急救援拉动演练。图为消防官兵“乘风破浪”。
徐聪聪 摄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黄河永济段沿岸有80个自然村,5万多村民,7万多亩耕地。”蒲州镇西厢村党支部书记杨小平说,因淤泥沉积,河床高出村子,防汛是全村的大事。眼下村里成立防汛指挥部,24小时值守,组建100多人的抢险队,备齐三轮车、编织袋等物资,迎接汛期。

当前全国各地陆续进入汛期,作为防汛最末梢——

站在山西省永济市蒲州镇境内的黄河大坝上,放眼望去,河滩郁郁葱葱,河水缓缓流淌。平静的水面很难让人想到,这是黄河防汛的重点地带,素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称。

当前全国陆续进入汛期,农村是防汛体系最末梢,也是薄弱环节和重点区域,农村防汛备汛情况如何?日前记者进行了采访。

乡村防汛准备好了吗

“黄河永济段沿岸有80个自然村,5万多村民,7万多亩耕地。”蒲州镇西厢村党支部书记杨小平说,因淤泥沉积,河床高出村子,防汛是全村的大事。眼下村里成立防汛指挥部,24小时值守,组建100多人的抢险队,备齐三轮车、编织袋等物资,迎接汛期。

基层预警体系到位,耳目尖兵敏锐,关键时刻不漏一人

站在山西省永济市蒲州镇境内的黄河大坝上,放眼望去,河滩郁郁葱葱,河水缓缓流淌。平静的水面很难让人想到,这是黄河防汛的重点地带,素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称。

当前全国陆续进入汛期,农村是防汛体系最末梢,也是薄弱环节和重点区域,农村防汛备汛情况如何?日前记者进行了采访。

山洪来了怎么办?紧急转移!

“黄河永济段沿岸有80个自然村,5万多村民,7万多亩耕地。”蒲州镇西厢村党支部书记杨小平说,因淤泥沉积,河床高出村子,防汛是全村的大事。眼下村里成立防汛指挥部,24小时值守,组建100多人的抢险队,备齐三轮车、编织袋等物资,迎接汛期。

基层预警体系到位,耳目尖兵敏锐,关键时刻不漏一人

“南川河平时是条干河,谁知道一场大雨,一改‘温顺’脾气,洪水冲垮了堤坝,淹了玉米地和农房。”对于2016年的那场特大暴雨,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石门口乡乡长苏宝莲记忆犹新。

当前全国陆续进入汛期,农村是防汛体系最末梢,也是薄弱环节和重点区域,农村防汛备汛情况如何?日前记者进行了采访。

山洪来了怎么办?紧急转移!

2016年7月下旬,阳泉市遭遇特大暴雨,多条河流堤坝被冲毁,许多村子断电、断路。“我们接到预警后,立即组织转移群众,村干部刚把一位老人背到高处,山洪就冲垮了他家的房子。”苏宝莲说,关键时刻,精准的预报预警就是耳目尖兵,能为跑赢洪水争取时间。

基层预警体系到位,耳目尖兵敏锐,关键时刻不漏一人

“南川河平时是条干河,谁知道一场大雨,一改‘温顺’脾气,洪水冲垮了堤坝,淹了玉米地和农房。”对于2016年的那场特大暴雨,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石门口乡乡长苏宝莲记忆犹新。

在平定县宁艾村的防汛办公室,备有手摇报警器和锣鼓。村党总支书记马双银说:“即便是断电、没信号,我们也能通过土办法通知到村民。”宁艾村村干部包组包户,确保大水来的时候紧急转移不漏一人。

山洪来了怎么办?紧急转移!

2016年7月下旬,阳泉市遭遇特大暴雨,多条河流堤坝被冲毁,许多村子断电、断路。“我们接到预警后,立即组织转移群众,村干部刚把一位老人背到高处,山洪就冲垮了他家的房子。”苏宝莲说,关键时刻,精准的预报预警就是耳目尖兵,能为跑赢洪水争取时间。

“从国家到省市,一直到村,现代化预报预警系统不断完善。”阳泉市防办主任陈志刚介绍,在重点区域设置自动雨量站、自动水位站等,收集雨情水情,通过省市级预警平台,将防汛信息第一时间推送到相关人员手机上。村领导干部通过喇叭、无线广播等及时通知村民。

“南川河平时是条干河,谁知道一场大雨,一改‘温顺’脾气,洪水冲垮了堤坝,淹了玉米地和农房。”对于2016年的那场特大暴雨,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石门口乡乡长苏宝莲记忆犹新。

在平定县宁艾村的防汛办公室,备有手摇报警器和锣鼓。村党总支书记马双银说:“即便是断电、没信号,我们也能通过土办法通知到村民。”宁艾村村干部包组包户,确保大水来的时候紧急转移不漏一人。

不少防汛干部说,在动员群众转移过程中,有的村民存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心理,有的舍不得财物。陈志刚介绍,阳泉市实施网格化管理,防汛干部负责到人。“我们为村民住房建了档案,记载地点、负责人、隐患情况和转移安置点,让防汛干部熟悉情况,及时到位。”一旦接到预警,立即入户动员,不愿撤离的,也要抬出去、背出去,“宁听骂声,不听哭声”。针对群众关心的食宿问题,提前在学校、体育场等安置点备齐饮用水、方便食品和床铺,让受灾群众稳得住。

2016年7月下旬,阳泉市遭遇特大暴雨,多条河流堤坝被冲毁,许多村子断电、断路。“我们接到预警后,立即组织转移群众,村干部刚把一位老人背到高处,山洪就冲垮了他家的房子。”
苏宝莲说,关键时刻,精准的预报预警就是耳目尖兵,能为跑赢洪水争取时间。

“从国家到省市,一直到村,现代化预报预警系统不断完善。”阳泉市防办主任陈志刚介绍,在重点区域设置自动雨量站、自动水位站等,收集雨情水情,通过省市级预警平台,将防汛信息第一时间推送到相关人员手机上。村领导干部通过喇叭、无线广播等及时通知村民。

位于江西省九江市的江新洲,是长江上的一个小岛,岛上耕地面积10万亩,人口5万多。进入汛期,村里执行24小时值班制度,领导带班,做好防汛值班记录和日常巡查记录,确保防汛信息畅通,接到预警后,保证“有人管,有人上,抢得住”。

在平定县宁艾村的防汛办公室,备有手摇报警器和锣鼓。村党总支书记马双银说:“即便是断电、没信号,我们也能通过土办法通知到村民。”宁艾村村干部包组包户,确保大水来的时候紧急转移不漏一人。

不少防汛干部说,在动员群众转移过程中,有的村民存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心理,有的舍不得财物。陈志刚介绍,阳泉市实施网格化管理,防汛干部负责到人。“我们为村民住房建了档案,记载地点、负责人、隐患情况和转移安置点,让防汛干部熟悉情况,及时到位。”一旦接到预警,立即入户动员,不愿撤离的,也要抬出去、背出去,“宁听骂声,不听哭声”。针对群众关心的食宿问题,提前在学校、体育场等安置点备齐饮用水、方便食品和床铺,让受灾群众稳得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