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带来的暗伤

图片 1

图片 1

近期社会一边是家禽业的含冤诉求,另一边是民众的不预理解,民众问的是人的生命重要?还是家禽业的利益重要?家禽业因“速生”和“H7N9禽流感”被冤枉事件,即将被大白于天下之际,笔者经多省市地区的调查,发现一些潜在的暗伤。这些下级不想报,领导不想听的现象是真实的。

8月1日,百家家禽企业“申请卫计委就禽流感命名依据信息公开案件”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参加此次会议的有家禽企业代表(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家禽养殖户代表、广东省家禽业协会代表、广西家禽业协会代表、中国羽绒工业协会代表、中国白羽肉联盟代表、中国家禽业协会代表、玉林畜牧业协会代表及十几家社会主流媒体。

吉林起诉卫计委禽企已申请破产 因H7N9损失巨大

千亿亏损背后的几千亿不良债务

受百家家禽企业委托的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庞理鹏律师主持了此次会议,目前蓝鹏律师事务所就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的命名依据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2014年4月3日,新牧网编辑部收到吉林省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程国英发送的邮件,标题为“奥运火炬手杰出青年养鸡破产”。邮件内容指出,要求“H7N9禽流感”改名而起诉国家卫计委的吉林省德惠市程鹏家禽有限公司董事长程恩宝,因无法偿还“H7N9”造成损失的债务,公司申请破产。

目前我国养殖模式有几种;1、公司+农户模式。2、有放养龙头+种鸡场户+屠宰厂+养鸡农户组合模式。3、民间养户自购雏、自销,自养模式。无论哪一种,鸡农养户建舍全是自筹、自建。一般要投资十万元到三十万元不等,全国至少有2500万鸡农小户,合计鸡舍投资要三万亿以上。(不算大中型企业,如吉林省德惠一个县就有肉鸡代养场户11000户,从业人员十万多人,)全国农户建舍80%有借贷,多来自民间,少部分来自银行,数量众多的中型禽企融资来自于银行和民间高息借贷,大公司更大的困难是明伤,在此不提。由于连连受灾,使这些不少于几千亿的民间借贷难以偿还。

参会代表分别讲述了自2013年2月以来,就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分别印发多版《人感染H7N9禽流感诊疗方案》、《人感染H7N9禽流感医院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方案》等文件,并在其各类文件中对外使用“禽流感”一词的加重强调导向致使广大群众远禽,预防禽流感,致使整个家禽业产业链断路,2013年中国家禽行业损失1000亿元,占产值近20%。今年1月行业损失200亿元,占产值的30%以上,现在中小型家禽企业大量歇业,大型龙头企业将减产30%,种禽企业减产30%至50%。其中一些银行取消了对家禽业的贷款或逼迫还贷。截至今年4月份,整个行业的损失达到1500亿元。导致许多企业资金链断裂,家禽业已陷入崩溃边缘。

当天,新牧网记者电话联系程国英,程国英确定了这封邮件是由他发出。

惨不忍睹的几万亿废墟

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百家家禽企业以及相关领域的协会代表一致认为,根据目前现有的证据,尚不能确定人感染H7N9流感病毒源发于禽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该病毒传染源不明确的情况下便多次对外使用“禽流感”一词,导致公众对禽类产生恐惧的心理,使得家禽行业及其他相关行业遭受到巨大的损失。在众多食品安全风波前车之鉴下,希望政府能监督和积极引导媒体,避免因局部监管失职而引发整个行业信任危机的事情发生。希望政府加强食品监管投入、加强管理。出了问题可往上找,追查监管责任,局部问题局部严肃处理,不要大肆渲染惑众,不要再打击无辜无助的农民百姓了。我们恳请政府要由主管部门请专家理性科学解决问题,防止媒体过激误导,政府要扶正祛邪,管住漏洞,扶持禽业发展。

新牧网记者电话联系程恩宝时,程恩宝承认了邮件内容的真实性,并对记者表示,4月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给他打来电话,要求他到法院接受宣判结果。程恩宝表示,对审判结果已有准备,做好了受理立案的准备材料,也组织好了被驳回继续上诉的相关工作。

在全国家禽业主产省,走到乡下路边到处都可以看到破烂不堪的闲置鸡舍,其中东北辽宁70%,吉林80%,黑龙江90%的肉鸡舍闲置,在北方闲空鸡舍比使用鸡舍破损折旧率高几倍,这些当年火红的产业,如今变成几万亿的废墟。这些期望养鸡致富的农民面对无辜打击,伤心无奈,没人关注。

百家家禽企业申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就“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命名依据进行信息公开,以便明晰命名的科学依据,避免因既定命名缺乏科学性和严谨性而继续对家禽业及其他相关行业造成损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